目前日期文章:200708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又多做一個銀黏。家裡沒有燒烤用的電爐,先做到吹風機烘乾,禮拜二去教室再烤。
只是…我家的吹風機這麼夠力嗎?光靠吹風機的熱度銀黏就出現銀粉的結晶啦!(深銀灰的部分就是打磨後出現的銀質。)難怪最近我頭髮越來越乾澀XD




還特地做一個克難的烘乾盒,教室裡的烘乾盒是漂亮的木盒子,家裡這個就先湊合用用。其實還滿實用的,上面挖個洞吹風機架在上面吹風,人就坐在旁邊沙發悠哉看電視。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圖是腦內妄想設計圖,上色的部分到時會上琺瑯。以前唸書時在工藝課領教過琺瑯釉之難搞,只求完成品別差太多啊~~~(祈禱)





銀板雛型已經做好了,因為時間關係還沒上釉。
除了一時粗心不小心把銀黏摔地的分屍案件,害我又花一些時間修補,這次過程大致很順利。隱約還看得到黏補銀黏屍體的接縫線,下禮拜會用銲槍把斷裂處修好。







這回做項鍊,兩旁的小洞是穿鍊子用的。用打洞器穿孔時我的心直撲通撲通大聲跳啊,真怕太用力傷了脆弱嬌小的銀黏,結果穿得還挺漂亮的,真想給自己發張獎狀!(踢飛!)

最近為了拍銀黏,發現家裡相機真是老字號,完全不適合拍近物或小東西。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才翻開內文第一頁就大剌剌寫著「蒲生稔被逮捕…」。

這傢伙就是兇手嗎?而且這樣就被逮捕了,不是才第一頁?

這其實不是什麼新鮮的招式,也許主題是回溯兇手作案的心路歷程。而且當初我買這小說就是聽說犯案手法夠變態夠血腥這麼蘋果日報的理由,誰是兇手有啥關係呢。(菸~~)
之後劇情的確是回溯至好幾個月前開始,而且以故事裡三個重要角色陳述故事與自身觀點。一是「母親」蒲生雅子,二是「兒子」也是「兇手」的蒲生稔,最後是「退休警官」樋口。三人的觀點相互交錯,三人的心境也各自毫不掩飾在這白紙黑字上,蒲生稔對血腥的迷戀,雅子的偏執與憂慮,樋口的悔恨,像三股細繩纏繞糾結。

在一次跟女大學生的一夜情中,狂亂的前戲中,蒲生稔意外發現屍體的美好。
「死女人才是好女人啊!」停駐著高潮與驚恐的臉龐才是永恆之美,冰冷濕黏的身體更值得他擁抱。
戀屍癖。蒲生稔發現通往新世界的路徑,天堂般的樂園,都在與屍體交合的歡愉裡。
為了把永恆之愛長留身旁,他需要紀念品。一次又一次的犯行下,蒲生稔割取數名被害者的乳房與子宮,這是情人留給他的愛情明證,稔用屬於他的方式,珍惜把玩這些俗人無法理解的寶物。
身為「母親」的蒲生雅子,自認是個盡責,關心孩子的好媽媽。偷看兒子的藏書,不希望兒子沉溺色情書刊。翻查垃圾桶內的可疑衛生紙,觀察兒子的自慰次數,不希望兒子縱慾身心。
「因為我是愛著兒子的好媽媽啊!」
雅子對這理念深信不疑,直到發現兒子房內垃圾桶裡的帶血塑膠袋,信念開始崩潰。兒子是最近新聞大肆報導的姦屍殺人犯嗎?隨著兒子的可疑行為日漸增加,她的懷疑成了無法撥開的黑霧,日夜啃食心靈。
「退休警官」樋口,日復一日活在對亡妻的懷念。他無法也不敢回應,意外闖入生命的島木敏子對他釋放的愛意,消極地讓自身老邁的身軀更加衰敗。
這樣的島木竟成了蒲木手下的收集品之一,樋口了解不能再如此消沉,他不能再次發生心愛的女人比他早死的慘劇。
「這還有天理嗎?」
執著無悔的追凶之旅就此展開,樋口在內心暗暗發誓,定要比警方早一歩將喪心病狂的兇手繩之以法!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不是處女做的耳環,是───我的銀黏土處女作是如圖中這對耳環。
真是個令人羞愧卻又忍不住想拿出來愛現的拙劣處女作啊



我在新店一家銀黏土教室上課,昨天才第一天上課。我注意銀黏土這玩意已經好一陣子了,最近才下定決心學,由於材料費不便宜,的確是考慮再三才決定的。
第一天上課老師教的是最基礎的「延展」和「打洞」。因為是自由排定上課時間,上課同時另有四個已經是進階班的學生,看別人熟練打磨已經半成型的漂亮銀器,我卻還在為用割板切開「勾勾迪」的黏土塊傷腦筋。
銀黏土的質感跟小時候流行過的紙黏土很類似,但是更濕黏一點,據說是十年前才在日本發明的新玩意,是由純銀粉末、水、接合劑調和而成的黏土物質。先將黏土捏塑成預定的造型,初步烘乾水分後,修去細部瑕疵。之後放進電爐內高溫燒烤,出來後再打磨拋光就完成了。大致流程就是這樣。
因為我還是笨手笨腳的初學者,上課前期老師幾乎是亦歨亦趨跟在身旁講解,那景況挺像小學生上勞作的樣子,可惜我不是挺受教的乖學生。一開始的「延展」,就像擀麵一樣把黏土擀平,老師一直提醒我不能擀太薄,否則很容易斷裂,我卻堅持說我喜歡薄一點的,老師也只能苦笑應對。
「嗯…第一堂課主要是熟悉作業,就先照你喜歡的方式好了。」(事後跟老公聊上課過程,老公一直罵我說你怎麼那麼喜歡跟別人唱反調啊!)
後來的打洞裝飾,老師本來也教了用吸管戳洞這種方便又好看的技巧,我還是堅持要用筆刀挖洞。(我很欠打對不對?反正待會就得到報應了XD)
本來以為自己對筆刀的運用應該是遊刃有餘了,結果當然不像割網點這麼順利,勉強挖出幾個坑坑巴巴可憐兮兮的小孔,黏土上殘留的刀痕還讓我之後的打磨吃盡苦頭。
第一次烘乾後,黏土裡的水分都蒸發差不多了,變成半硬化狀態,當初耍帥唱反調的我也在此時開始輪番現世報。
半硬的黏土變得很脆,只要稍稍使點力馬上應聲斷裂,根本無法好好打磨整形,偏偏我的作品上盡是醜陋的刀痕與切割不平的細小牽絲。雖然可以用補土黏補斷裂處,再烘乾一次又是一條英雄好漢。無奈我只要開始打磨,耳環馬上很配合的斷給你看,然後我又黏補,遂進入斷裂→黏補→烘乾→斷裂的無盡華爾茲中!慘劇就這樣重複四五次之多。
「老師!我錯了!」
大概是我內心的悲鳴老師聽到了,馬上給我一個良心的建議。
「直接丟到電爐烤了吧!」
那些醜陋的瑕疵都在最後的打磨修整下,變得「稍微」平滑光亮多了。只是硬化成型的銀器打磨費力又費時,所以能在烘乾半硬時整修最好。
這吃力不討好的作業花了約四小時,本來就薄的銀片變得更薄了,就某方面也是應了我原先的企圖。只是看到成品才了解為何不能做太薄,除了增加製作麻煩,又小又薄的耳環看起來很虛弱可憐。
我得到教訓了。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東野圭吾的「湖邊兇殺案」曾經是少數我不喜歡的東野作品之一(另一本是『殺人之門』),男主角立場的轉變讓我很不適應,無法接受一個處心積慮設計老婆的心機男子到書末宛如金田一一化身,在眾角色圍繞中正氣凜然地推理命案。其實裡面每個成年人在私德上可說是千創百孔,每個人都是這起命案背後陰謀的重大關係人,但若回歸到「命案」本身,這個「因」可是男主角種下的啊!
死者英里子不但是男主角並木俊介的外遇對象,曾在徵信社工作的她,也在私底下調查並木妻子(美菜子)的個人交遊,只因並木也懷疑妻子外遇,想先下手為強逼妻子離婚。但英里子卻意外調查到補習教育黑幕,想藉此勒索的英里子因此為自己招來死亡的命運。並木的立場就是從這裡轉變的,為了查出命案內幕與兇手,發現自己的妻子與幾對夫妻好友為了讓孩子能上好學校,與補習班和名校主管做了不少不可告人的交易。書中出現好幾次並木對妻子感嘆扭曲的教育制度,對妻子及其朋友的作為不置可否……我就是看到這裡火起來的:「並木先生,你有什麼資格說別人啊?」
但是最近重看卻帶來不一樣感受。其實表象諷刺升學主義,內藏對家庭與婚姻制度脆弱指涉的涵義以前雖然也看得出來,印象卻不是這麼深刻。
為何現在突然看通了?我知道是為什麼,因為我結婚了。裡面好幾句關鍵的話語,現在對我產生了共鳴。
「……一切都是為了孩子……」「……孩子是夫妻、家庭還能契和一起的黏著劑……」「……並木先生,因為你的孩子是美菜子跟前夫生的,所以你才毫不在意他的出路……」為了孩子……為了孩子……「孩子」的存在是本書重大的母題,沒有孩子一切即便瓦解。書中每對夫妻早已貌合神離,為了走後門,牽涉命案髒了自己的手,但只要想到「為了孩子」,就好像一句咒語,一切的痛苦即可解脫。男女家庭究竟是為何結合約定共處一生?沒有孩子或是不想以孩子未來共同目標努力的夫妻難道就注定是一盤散沙嗎?
我們夫妻倆在剛結婚時,就不斷詔告諸親友,我們不打算生孩子,請別再問我們何時生孩子了。當然我們還是很識相,清楚這種對新婚夫妻的問候不過是種客套,笑一笑,四兩撥千金即可應付回去。有次跟某個已婚有小孩的男同事又聊到孩子的話題,我倆當然又是笑著表達我們的主張,但只見男同事意味深長地回應:「等到結婚一年後就不會這麼天真了。這跟傳宗接代無關,孩子對夫妻之間的意義真的很重要……」
還差一個月就正好是我夫妻倆結婚一週年紀念。在這一年內的確經歷一些事讓我體認到戀愛與婚姻的重大差異,這是很難用言語明說的感觸。在談戀愛時只要兩人相處的好,就一切都解決了。但是結婚,就是一個家庭,一個生命共同體,我們要為了什麼而共同努力?我們要為了什麼往前邁進?
這個「什麼」代表很多意思,可能是孩子,可能是房貸,可能是事業,也可能是無形的,看不到的東西。我可能是想太多,庸人自擾。每當我為這個「意義」煩惱,老公總是笑著說:「就照著這步伐慢慢走就好,不要想太多。」
我了解他的意思。也許「相處的好」是戀愛中的我們所追尋的目標,「相處的更好」則是成為夫妻的我們未來追尋的目標。
因為害怕一時的空虛,把孩子當成維繫夫妻感情的工具,對我來說簡直像是飲鴆止渴。別怪我太偏激,如果不是真心喜歡孩子,不是有傳宗接代的重大壓力,就別輕易生孩子。當「孩子」這個夫妻黏著劑有一天離開,夫妻的空虛還是存在,此時已是歐吉桑歐巴桑的夫妻倆,該如何面對早已乾澀無味的兩人關係?明明變調的夫妻關係應該是由成年男女自行負責,卻要小孩子來當調解中間人,這何嘗不是種自私?
最後,這畢竟是本推理小說的心得,還是把結尾回歸到小說的過程吧!

(以下有小小爆雷)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買了一個意想不到的東西,有可能永遠都用不著。
Guns N' Roses在1987出的「Appetite for Destruction」舊版封套黑膠唱片,上個週末意外在某家唱片行看到。猛然看到那刻有種時光倒流或是時空錯亂之感,並不是因為黑膠是難得看到的東西(其實近年黑膠已有重新流行之勢),而是,很意外,非常意外會看到這個版本的封套──發狂的機器人(姦)殺了在街頭販賣玩具機器人的女子,此時半空中出現的紅色大嘴怪物,虎視眈眈注目著一切──頗有「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弱肉強食的意境。
記得(如果我記憶無誤的話),在1987年「Appetite for Destruction」專輯才發行沒多久,這個「紅色大嘴怪」版本的封套就因為構圖充斥性侵暴力等不良意識而被禁,取而代之的是之後在坊間或媒體常見到的有五個團員頭像造型的骷髏十字架圖騰(還有出現在Axl Rose右手手腕上的刺青),從當年的錄音帶到後來的CD都是沿用這個圖案。才甫發行即被禁的「紅色大嘴怪」版本,恐怕是GNR超骨灰級粉絲才擁有的珍品吧?



如果我在店頭看到的是「骷髏十字架」版本,反應頂多可能只是「哇!GNR的首張專輯黑膠哩!」,然後惦惦手中的微薄的錢包,想著現在是無收入閒雲野鶴的浪人狀態,還是老實點別學雅痞裝什麼優雅買黑膠。衛星,你根本沒有黑膠唱機啊!
可是這算是命運的作弄嗎,(咦?)我居然看到了傳說中的「紅色大嘴怪」!這時可別再想柴米油鹽這些俗務了,買下來,買下來啊!腦內的小惡魔在吶喊,沒有唱機有什麼關係,就當作是青春的紀念品啊!
一張黑膠的出現開始「一束鮮花」的效應(就是一個邋遢單身漢為了美麗的一束花,找了漂亮花瓶,最後竟肯打掃房間整理儀容的溫馨小故事),我現在常常妄想「Appetite for Destruction」黑膠版本的溫潤搖滾風味,60、70年代的老搖滾用黑膠聽一定更有韻味,娘家的黑膠在唱針斷掉後早就英雄無用武之地,買個低階的黑膠唱機我還負擔的起的不負責空想,但旋即沒多久就為這個如無底黑洞的空想搥胸頓足,我很清楚這個空想如果實現,絕對不可能僅是一束鮮花等級的溫馨小故事。
現在唱片被我供在GUESS的美女宣傳照旁,這不是黑膠該有的歸宿。目前這樣就夠了,唱機的妄想暫且先放在一旁,腦內補完就可以滿足一切。
只要這樣看著就很高興了。


↓這張黑膠外觀很新,應該是近年發行的版本。當初1987年時專輯發行時有沒有黑膠版本我不是很清楚,畢竟那年代的主流是錄音帶。就算是重新拷貝的黑膠版本,居然會選用被查禁的封套圖樣,還是滿驚訝的。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