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翻開內文第一頁就大剌剌寫著「蒲生稔被逮捕…」。

這傢伙就是兇手嗎?而且這樣就被逮捕了,不是才第一頁?

這其實不是什麼新鮮的招式,也許主題是回溯兇手作案的心路歷程。而且當初我買這小說就是聽說犯案手法夠變態夠血腥這麼蘋果日報的理由,誰是兇手有啥關係呢。(菸~~)
之後劇情的確是回溯至好幾個月前開始,而且以故事裡三個重要角色陳述故事與自身觀點。一是「母親」蒲生雅子,二是「兒子」也是「兇手」的蒲生稔,最後是「退休警官」樋口。三人的觀點相互交錯,三人的心境也各自毫不掩飾在這白紙黑字上,蒲生稔對血腥的迷戀,雅子的偏執與憂慮,樋口的悔恨,像三股細繩纏繞糾結。

在一次跟女大學生的一夜情中,狂亂的前戲中,蒲生稔意外發現屍體的美好。
「死女人才是好女人啊!」停駐著高潮與驚恐的臉龐才是永恆之美,冰冷濕黏的身體更值得他擁抱。
戀屍癖。蒲生稔發現通往新世界的路徑,天堂般的樂園,都在與屍體交合的歡愉裡。
為了把永恆之愛長留身旁,他需要紀念品。一次又一次的犯行下,蒲生稔割取數名被害者的乳房與子宮,這是情人留給他的愛情明證,稔用屬於他的方式,珍惜把玩這些俗人無法理解的寶物。
身為「母親」的蒲生雅子,自認是個盡責,關心孩子的好媽媽。偷看兒子的藏書,不希望兒子沉溺色情書刊。翻查垃圾桶內的可疑衛生紙,觀察兒子的自慰次數,不希望兒子縱慾身心。
「因為我是愛著兒子的好媽媽啊!」
雅子對這理念深信不疑,直到發現兒子房內垃圾桶裡的帶血塑膠袋,信念開始崩潰。兒子是最近新聞大肆報導的姦屍殺人犯嗎?隨著兒子的可疑行為日漸增加,她的懷疑成了無法撥開的黑霧,日夜啃食心靈。
「退休警官」樋口,日復一日活在對亡妻的懷念。他無法也不敢回應,意外闖入生命的島木敏子對他釋放的愛意,消極地讓自身老邁的身軀更加衰敗。
這樣的島木竟成了蒲木手下的收集品之一,樋口了解不能再如此消沉,他不能再次發生心愛的女人比他早死的慘劇。
「這還有天理嗎?」
執著無悔的追凶之旅就此展開,樋口在內心暗暗發誓,定要比警方早一歩將喪心病狂的兇手繩之以法!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