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9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精確來說,我對福山毫無好惡。但是,但是他現在要演我最愛的湯川學,我可是大喊一萬遍都不嫌累───俺就是不喜歡他演啦!!!
東野圭吾的「伽利略」系列要上富士月九這種黃金時段已經知道好一陣子了,當我知道「個頭高、說話機車、博學多聞」的湯川居然是福山來飾演,心理浮現一種不搭嘎的違和感,但是還是想算了,等看到劇照什麼的再說好了。



嗯,這個嘛,就是個很帥但是很普通的白領菁英份子的模樣。我心中的湯川要有邪氣的笑容睥睨世間的眼神才對啊!
這些都還好,跟湯川形影不離一搭一唱的相聲(?)搭檔「草薙俊平」路人NPC化,才更是讓我怨嘆不已。編劇製作群大概覺得兩個熟男在螢幕前互相吐槽沒啥搞頭,又不能激起令人遐想(????)的化學反應,就自作主張自以為很貼心把草薙變性,讓小說系列後期才會現身的草薙後輩「內海薰」,扶正為女主角。這樣一男一女怎麼搞曖昧都不會有人奇怪啦,真是天下太平國泰民安啊XD



形象可剛可柔的柴咲コウ飾演湯川的搭檔內海薰,應該還可以吧?台灣目前出的中文版內海還未上場,以我來說根本無法想像內海到底是什麼樣子。
至於被邊緣化的草薙,選角卻又是另一番驚奇。



「直率、陽光、喜歡偷懶依賴湯川」的草薙跟「眼角有媚氣邪氣」的北村一輝合嗎?雖然北村演一些低能角色也夠低能啦,可是等等,草薙只是有時會傻氣一些吧?這部戲真是越來越難想像了。

總之這是告訴我們身為作家不要太鐵齒嗎?
東野圭吾之前在「名偵探的守則」其中一個篇章,曾嘲諷推理小說改編電視劇後不得不妥協的怪現象。堂堂大偵探(?)天下一大五郎在螢幕上變身成嬌滴滴的女大學生偵探──天下一亞里莎後,這麼自嘲著。
「…大半的小說再改編成兩小時單元劇後,主角都會改成女的啊!因為大多數的觀眾都是家庭主婦,不這樣改的話,收視率是拉不起來的!…」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這耳環被老公笑稱「七龍珠」XD

本來是自己在家作好玩的,幸運的是在課堂上得到很好的評價,老師還說要幫我拿去開模量產。喔喔喔喔喔喔喔~~~~~開模量產啊!忍不住在心裡腦內到處灑小花!到時就有紀念品可以送親友,真是太棒了。
本來應該是四顆「龍珠」,串在最後一個的穿錯孔了。昨天連忙做完剩下的龍珠,順便做完要交去開模的打樣,可惜今天的課因為颱風停課一天。嗯,我從來沒有那麼渴望颱風別來別放什麼勞什子的颱風假,長這麼大這樣的心情還是頭一遭。
我現在上的是興趣班,教的技法都是基礎一類的,當初只是當作培養新興趣兼打發時間的課,沒想到真的愛上了。如果說繪畫是我的青梅竹馬兼名正言順成為糟糠妻的對象,那銀黏創作就是在乏味中年期裡意外碰上的激情。
最近開始考慮師資證照班或是金工一類的課程,教授的技巧比較高級艱深,不過如果真上了這門課,就不能當玩票一星期只去個一兩次就算了,而且後天就要回去上班了啊……(遠目)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要先說明一下,我老公傷腦筋工作跳槽的事是將近四年前的事,如果有大宇宙公司的人看到這篇漫畫,可別誤會啊。(爆!)

呼呼呵呵,「真.每日一辭!」是特地為老公設計的新系列,以表彰他對成語或俚語充滿想像力的運用XD
說真的,我長這麼大頂多是碰到成語誤用或是字念錯的人,我還記得當時他剛爆出「好鳥要找好木來棲」時,我眼前一陣昏暗,連忙否認我從來沒說過什麼好鳥什麼鬼的。後來搞懂原來是良禽擇木,我真是…不知道該稱讚他的創意,還是回到過去揍一揍他的國文老師XDXD(最恐怖的是他都抱著一份真誠說這些怪話啊啊啊啊~~~)
呵呵嘿嘿~好像有道冷冽的眼光射向我了,說話還是保留點…(縮)

「奴瑞不管說什麼都好可愛喔!啾咪!!≧ω≦」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好快啊!一年前這時候我還在為辦婚禮忙得暈頭轉向,匆匆一晃就過了一年,到了「紙婚紀念」。
以「紙」作代表大概是表示,才新婚一年的夫妻不管是心態和契合度都還很脆弱的狀況吧。(我亂猜的,如果有人能告訴背後真正意義就太棒了。)不過也要看哪種紙吧,衛生紙跟做紙箱的瓦愣紙韌度可是天差地遠哩,我們這種交往多年變成老夫老妻才結婚的,大概是瓦愣紙等級的吧XD
以下是各個結婚週年的意義喔!

一週年:紙婚
二週年:棉婚
三週年:皮婚
四週年:絹婚
五週年:木婚
六週年:鐵婚
七週年:羊毛婚
八週年:青銅婚
九週年:陶器婚
十週年:錫婚(為什麼一下從陶器跳到錫???聽起很沒價值啊!)
十五週年:水晶婚
二十週年:磁器婚
二五週年:銀婚
三十週年:珍珠婚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做太寬了,好像男人戴的戒指。但怕做太纖細會被粗手笨腳的我分屍,現在一切以小心為主,要做出令人驚艷的美麗作品之前,還是先老實點比較好。
當天有個來上體驗課的小姐,老師就是示範戒指做法給她看,順便教我做。在示範到烘乾後打磨的時候,連老師都閃神弄碎銀黏啦~~~~XD

題外話,那個來上體驗課的小姐,在上課前一直跟老師表示想學作首飾擺攤賺錢,還不忘強調這應該很好賺吧?唉,真想拍拍她肩膀,說聲「孩子別傻了」。滿腦子只想到好不好賺,根本不該來學這成本高昂,作工麻煩的玩意吧?
果然在老師示範過程中,直聽見那小姐嘀咕「好麻煩啊~」
是啊,是啊,好麻煩喔。你也很麻煩啊。

至於上回做的琺瑯是個命運多舛的苦命兒(就是一堆圓圈圈連在一起那款),打從她在烘乾斷裂那一刻起,就註定她滿身瘡疤恐怖外貌。(因為後來又斷了好幾次啊啊啊啊!)連上琺瑯都救不了她,所以…請忘了她的存在吧!阿們。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 Sep 04 Tue 2007 00:37
  • 瞎忙

上個禮拜過得比平日上班還要忙碌好幾倍,但只是瞎忙,徒勞無功。

不想一一清點是為了啥事才變得如此,一想到,胃病又犯了。是的,在上禮拜瞎忙的過程中,急性胃炎也來插一腳,嘔了一整天,吐出不知是水還是胃酸還是什麼不知名液體。
前幾晚和母親通電話得知一個跟我同齡的老朋友變成「引き篭り」(隱蔽青年),說是老朋友這辭還真讓我心虛,最近一次跟她連絡都已是四年前的事了。上次碰見她明明還活像是從影集「慾望城市」跑出來的都會時尚女,到底是遇到多麼不得了的事,因此封閉自我拒絕所有社交以及以往讓自己風光的所有一切?
我也沒啥資格猜測她的事了。就算是四年前的見面,也僅有客套虛浮的空洞對話,我跟她的交情在更久之前早分道殊途。如果不是雙方母親是同鄉老友這層關係,這虛弱的「友誼」大概早就煙消雲散,她的變化也不會被我知曉。
可我總還是忍不住想揣測她究竟發生了什麼,是發現生活不過是白忙一場嗎?不管把自己妝點多漂亮,工作多賣力,追求愛情多麼不遺餘力,挑選男人多麼精挑細選,這些信念是撐著名為「自我」的大支柱,結果有天某根支柱垮了,才發現什麼信念什麼自我的全是紙糊空心玩意,全是假的。
巧的是,才隔一天我租了斯琴高娃主演的「姨媽的後現代生活」,也差不多在講同一件事。
嚮往布爾喬亞小資階級的斯琴高娃,年輕時從東北拋家棄女跑到上海夢想過「本來應該屬於她的生活」,可惜處處事與願違。能夠說標準牛津腔英文,有公德心,懂得琴棋書畫的她,在充滿欺瞞拐騙的魔都上海,這些美德與才能反成了生存的累贅。在被騙徒騙走最後棺材本後,帶著破碎的夢與虛無的眼神回到東北老家,在冷颼颼的市場角落一臉木然地啃著冷饅頭是她最後的面貌。
像是在與自己共鳴,尤其在這心情不好的時候。這些悲慘女性的面貌讓我膽顫,警告我在某個人生分歧點走岔了也有可能會變得那般模樣。
原來一切都是瞎忙,都是徒勞,都是絕望。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