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4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說是這麼說,左邊那片葉子早該送到壽星手中,只因想加個串珠裝飾卻缺串珠用的T針,現在還沉睡在我的盒子裡。
至於右邊那個禮物應該會在某獸腥生日前如期完成,應該啦XD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所謂懶惰,就是吃飽了撐著。前晚晚餐吃撐了,回房上床睡覺,今早早餐一樣吃撐,還是回房大剌剌地躺得像顆麻糬。
這裡是礁溪老爺飯店某客房。我家老爺大瑞瑞以王者氣魄之態,美人橫臥之姿,一人佔領小沙發看電視打發無聊時間,直到飯店櫃檯的催促電話告訴我們該滾出飯店為止。
帶了相機結果啥也沒拍,飯店多是長差不多模樣,想拍也不知該拍什麼好,只好拍拍大瑞瑞的發懶模樣。
而我在前一天泡了一下午露天溫泉,當晚又暴飲暴食,到了深夜竟頭昏氣悶腦發脹,才驚覺暴力式發懶的風格已不適合我。也許我連發懶的方法都要改變一下,準備向大瑞瑞學習懶惰的奧義精髓,下次在照片裡躺得像麻糬的人可能會變成我。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結果我老媽弄錯展覽截止日期沒看成。(倒…)

銀黏土學到目前為止,從中得到的充實與快樂不用多說,但在我跟朋友分享這興趣時,銀黏土的原料成本也的確讓不少人卻步。只是銀黏的學習成本真有高到令人仰之彌高難以親近嗎,應該也沒這麼嚴重吧?
台灣的手工藝風氣不過是這幾年才炒熱起來,坊間的手工藝教學書也在近年來大量推出,其中最熱門的大概是串珠吧。其實這些手工藝很早就有人在玩,只是一直沒能登上台灣的休閒生活選項主流地位。而介於金工與手工藝之間的銀黏土,還是很年輕的產物,加上原料不易購買以及價格偏高,自然在推廣上比較容易碰上障礙。
會有這些感慨,是因為先前跟一個老朋友宣傳展覽的事鬧了點小笑話。
我這老朋友是出版界的老鳥了,他待的出版社以出勵志小說和手工藝教學書居多,在這類書系中他們公司也算頗有名氣的。那天的MSN對話可說差點在尷尬的氣氛中結束。

我:好久沒連絡了,跟你說我最近在學銀飾。
友:天啊,你居然會做銀飾?都沒聽你說過。
我:是啊。還有我想過去…
友:等等,你不會要跟我談出銀飾教學的書吧?
我:怎麼可能啊!我還沒出師哩XD 我是要過去…
友:唉唉唉,不要做銀飾教學的書啦,很難賣。
我:…………(囧)
友:就我所知有出的幾乎是賠本再賣,以你來說不如出漫畫教學還比較有搞頭啊。
我:我沒有要出書啦,我只是要拿銀飾展覽DM給你啦!!!
友:……喔…展覽?
我:你想企劃想瘋了嗎XD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銀黏土作品展又來啦!

台灣多位師生作品大集合,還有邀請日本銀飾與串珠名家共襄盛舉,展品更多更豐富!
請一同參與這難得的高水準華麗作品競演。

展出期間:2008/04/09(三)~2008/04/22(二)
地點:台北新光信義新天地A9館9樓(展演廳)


小妹要先懺悔,我這次展覽的作品只比上次多一樣(羞…)
我前天已過去參觀,可惜這次現場禁止拍照,可能是不少作家想保護著作權。
不過這次真的連我都驚艷到了,除了展地夠大夠氣派,很好很強大(上次展場真的很小…),參展作品水準之高更是讓我看後為之興奮。
雖然這訊息有點晚才放上來,不過展覽期限仍很充裕,希望大家能撥冗參觀這難得的中日聯展。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可能是潛意識的引導,不加思索租來的兩部片,回家後才發現劇情剛好都是跟死亡有關的電影。
市川崑的「犬神家一族」(犬神家の一族)與Frank Oz的「超完美告別」(Death at a Funeral)。
「犬神家一族」的名氣無須贅言,推理名家橫溝正史的金田一耕助系列小說改編,而三十年前的舊版犬神家電影,其風格強烈的黑底配反白超明體字幕片頭,則跨越時代在某部騙錢動畫經典中成為新美學典範。
我看的當然不是三十年前的老版本,是市川老先生在兩年前翻拍自個兒的名作。不知是市川老自己的想法或是製片公司的意思,「犬神」一片完全是數十年前老片子的運鏡風格,剛看前十幾分鐘,還真是不太習慣,只好說服自己就當在看老電影。後來在網路上查片子相關資料,才知市川老似乎真的是把三十年前的老風格原封不動在新版中復刻再生,也難怪金田一耕助的選角仍堅持當年的石坂浩二。
劇情開展即是犬神家大家長佐兵衛的遺書風波,三個女兒為了疑點重重的遺產分配爭的你死我活,偏偏佐兵衛又好處處留種,繼承人選更是亦加複雜。劇情就在你殺我我殺你千刀萬里殺,凡走過必留下屍體的情境中推演,就等著聰慧過人的金田一先生點破迷團,詔告癡愚眾生犯人就是你你你。
電影剛開始沒多久便歸天的大家長佐兵衛,並沒多少戲份,卻陰魂不散。三個女兒是打從心底恨著父親的,恨父親對其母的薄情寡義與對金錢的勢利,但血親之間的羈絆抑或是詛咒,其霸道寡情的血脈仍在三個女兒身上一一重現。
雖然老梗,卻很對我最近的心情,誰能完全掙脫以「家族」為名的枷鎖呢?

(另附上一個有趣連結,因「金田一」實在拍太多次,日本有好事者將各版本的主配角作了對照圖表,熟悉「金田一」系列者可以瞧瞧哪版本的選角最對你的味。)



與陰冷血腥的「犬神家一族」比起來,Frank Oz的「超完美告別」則是聳立在光譜另一端,既歡樂又低能。
畢竟主角群是普通中產階級家族,沒有令人眼紅的遺產與紊亂的人際關係(其實還是有點小紊亂XD),但家家一樣有本難念的經。
沉穩內向的小兒子丹尼爾獨立承辦亡父的喪禮,神經質的母親,自我任性的大哥,整天只吵著要搬出去的新婚妻子,在喪禮未開始前就像蒼蠅嗡嗡叫煩擾著丹尼爾。但這些還不是最麻煩的人物,直到弔喪親友陸續到來,每個人各有各的狀況,麻煩事也接踵而至,卻沒人能替丹尼爾分憂解勞。還有一名面生的不速之客,自稱手上握有丹尼爾之父生前不能說的秘密,一路上勁纏著丹尼爾不放。
究……竟,憑丹尼爾一人要如何收拾這場亂局呢?
其實片子前三十分鐘有些沉悶,主要是為了介紹出場人物與鋪梗。驚喜的是之後這些梗一個都沒浪費掉,像串串鞭炮目不暇給連番炸開,你只能掩著嘴笑應付這英國式冷笑話爆彈攻擊。
以描寫婚喪喜慶為主題的電影不少,這類作品常指出個點,到底有誰是真心為了婚喪禮的主角而來訪?為了禮數?為了應酬?還是為了揭人醜事互相恐嚇XD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