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6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徬徨之刃」 東野圭吾

我寫最多的就是東野的作品了吧,誰叫他是我目前最喜歡的作家。即使如此,我並不是盲目崇拜的書迷,沒辦法做到照單全收,總是會有一兩部看完覺得不過爾爾。
「徬徨之刃」不是不好看,一直都最後收尾前,鮮明的人物刻畫和快節奏進展依然吸引我的目光。但就在收尾,東野退縮了,留下一個反高潮,草率的結局。就像明明該是一頓美好的餐聚即將結束,你想喝完那一口咖啡,吃完最後一顆草莓,當作完美的句點,服務生卻不識相闖入收盤子,板著臉告訴你本店打烊,請你快滾。
因為「徬」的主題有點敏感,但可能人人都想過------被害者家屬(或被害者)有權利私自處決兇手嗎?
這是很適合辯論會的題目,適合創作的題材,可以理性探討法律道德之間的平衡點,也可以順從人性弱點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東野這裡的處理明顯是感性的,小說裡的價值觀是黑白分明善惡兩立,好人是絕對的好,壞人是十足的惡。東野費盡心思煽情描寫不良少年集團是如何迷姦蹂躪無辜少女,而主角的女兒也是犧牲者之一,甚至因此送命,本是單純上班族的主角因此踏上為女復仇的不歸路。
夠芭樂,卻好看,一路看下去很難不同情這捨棄正常生活只為復仇的父親,對照愚蠢又殘忍的犯罪青年,你會打從心底希望他們「死好啦」,以填補平日在社會新聞上看到重刑犯漫不在乎的欠揍嘴臉的不爽快。即使你的理性知道,私刑是不可取的。
所以快到結尾時,你會希望主角扣下板機轟爛兇手的頭。在小說裡,這是黑白分明的世界,就只差幾公尺,「好人」的正義即得以伸張,「壞人」注定墜入無間地獄。
可是沒有。在警方,主角,兇手的三方對制下,伏法的反是主角,主角留下生死未明的結局,就轟然結束。難道是寫至最後一頁,東野才猛然警覺復仇無用論嗎?如果想要真心討論法律與人性之間的曖昧與矛盾,那一開始又何必寫得如此黑白分明?
比較起來,韓國導演朴贊郁在「原罪犯」與「親切的金子」中真是老實的多,不愧是泡菜國的電影。復仇毫不手軟,生猛夠力,復仇高潮後的空虛,更是讓人唏噓。
我想,難道東野也徬徨了嗎?




「彌勒之掌」 我孫子武丸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除了「夫妻笨蛋日記」之外,讀書心得也是好久沒寫的題材,最近一篇還是將近一年前的。嚇死人了,時間過的真快。
這一年間雖也看了不少值得推薦的好書,但畢竟已過了好一段時間,可讓我衝動寫文章的感動總是淡泊了些。趁記憶仍猶新,我想就寫寫這一個月內看的小說好了,讚嘆叫好的心情還很新鮮,包括失望也是。




「花食」 朱川湊人

如先前成名作「貓頭鷹男」一樣,仍是朱川的短篇小說選集。前面茂呂美耶的序文稱朱川為「鄉愁恐怖小說名手」,這讓我聯想到台灣唱片公司推銷新人歌星時,總喜歡冠一些無病呻吟的稱號,害我看到這形容時,突然有點想笑。
稱號雖做作了些,兒時回憶與怪奇經歷,的確是朱川最擅長的文字氣氛。
就像「貓」書中最感人的章節-------「昨日公園」,純真樸拙的兒童們,舊時美好時代的小鎮風情,再加上一點點怪談傳說或超現實體驗,這些元素全都延伸到「花食」,的確夠格稱之「鄉愁+恐怖」的進階豪華板。
因為如此,「花食」的風格掌握比「貓」書統一,從第一篇的「精靈之夜」直到最後的「凍蝶」,始終維持溫暖,卻夾雜一絲惆悵的筆觸。
其中「妖精生物」與「摩訶不思議」是我大力推薦的篇章,「妖精生物」裡細描早熟少女對性愛的探索與失落,「摩訶不思議」裡花心歐吉桑的鬧劇葬禮,一冷一熱,閱畢,就像在心理洗了場三溫暖似的。




「最後家族」 村上龍

這也是必須跟作者前部作品互相比較的類型。「共生虫」與「最後家族」,都是描寫隱蔽青年(引き篭り)與家庭或是外人互動的心境變化,寫作方向卻一南一北極端不同。看「共生虫」就像是吃了不乾淨的東西,腸胃一股勁地咕嚕嚕扭來扭去,你卻吐不出來拉不出來,只能任細菌在肚子裡亂竄作亂。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其實在別人問之前,我就發現我部落格的走向跟原先構想已大相逕庭了。
也不是原先有啥偉大的構想,最早的確是想以夫妻生活點滴為主,用漫畫表現也比較不單調淪於流水帳。草稿隨想隨畫,沒什麼壓力,不知不覺就畫了一堆。後來寫些小說心得,偶爾長篇大論訓練一下自己的文筆,開始學銀黏土後調整更大,幾乎已變成銀黏土作品發表園地了。
等到偶然回顧,才發現已經很久都沒畫夫妻笨蛋日記,好像有種我們夫妻倆已經很久沒耍笨的錯覺啦!
最可怕的是,太久沒做的事就會漸漸迴避懶得去做,夫妻笨蛋日記也因此漸漸隱沒在眾多新文章中。
前幾天把這發現告訴老公時,想不到他竟一副心虛的模樣。
「是不是因為我太呆板,整天只顧著打電動?」他皺著眉頭不好意思看著我。
我很想順水推舟藉此增加他的罪惡感,「對!就是因為你整天打電動害我沒題材可畫!」
可是,唉,算了。我打從心底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麼。

還不是因為自己太懶了嘛。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我燙了個紅燒獅子頭,尤其剛燙完時更像!




已是燙後第二天`,沒那麼捲那麼膨了,但還是很有獅子氣魄。
想燙這種獅子頭好久了,只是每次跟美容師溝通前又臨陣退縮。「燙完後會不會像瘋婆子啊?」亂想一通後又不敢了,還是保守燙了日式風格的甜美時尚風大捲髮。
可是這次居然豁出去了!?別誤會我是不是感情受挫工作疲勞還是大便不順,單純是一瞬間福至心靈,神秘的聲音呼喚我,「燙吧!」就燙了獅子頭了。就這樣。

↓↓↓大概像這樣的感覺吧XD




哼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
(好想配上這頭髮這樣大笑啊!)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不知該說是貼心還是什麼的,勞工職訓局選了一個富歷史意義又好記的日期當作金工術科檢定考試日,七月七日。慘得是那天是禮拜一,其實一點都不貼心是吧,整人嘛-----------!



上個禮拜的我像得到好寶寶胸章的幼稚園生,終於得到老師的讚美,「你焊接速度越來越順囉。」不知這手感是否能維持到考試時。諷刺的是,學生時期的聯考我都沒這麼在意,年近不惑才體會到考試的緊張,果然是人老了嗎?XD
但都惡補一陣子了,即使是抱著瞎貓碰上死耗子的僥倖或運氣,到時怎麼樣都要給他凹過去。嗯,偷偷帶三秒膠用黏的呼嚨過去好了……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暫時忘記加班加班,公司電腦中病毒等雜務,好好喝個酒吧!



謝謝常常在我這小站留言的「冰」送給我這瓶好喝的甜酒。上個週末冰為了導遊執照考北上,在我上完金工課之後,咱兩個女人小聚一下吃吃喝喝的,冰還特地帶了瓶酒當伴手禮,反倒是我這台北地頭蛇反兩手空空,呵。

冰當時本有個小小要求,希望我享用這酒的當兒,能拍張開瓶儀式照。只是之後第二天我跟老公買了小菜吃飯喝酒好不快樂,喝了約四分之三的量後,我才想起我忘了拍照。

現在拍應該還來的及吧????嗯?

 

 

 

另外還有湖南的翼風,哈哈哈,太棒了,我真是愛死你了!



翼風是「明星志願」的忠實玩家,另外,也算是我這裡的潛水板友吧。大概是看我部落格上我老公的蠢事印象太深刻了,前幾天送給我這張他在養病期特地畫的「超人瑞」!

看到前不久還在與病魔對抗的翼風,現在已能抱著輕鬆心情塗鴉,還是畫這麼可愛的圖,(私心啊!畫我老公當然可愛XD)那刻除了感動已不需其他贅言。

最近因為加班冷落這本來就有點冷的小站,週末也改惡補金工,銀飾也沒怎麼碰了,生活突然又變得有些空洞。但拿忙碌當藉口總讓我有罪惡感,現下還剩最後一口酒,就讓最後一口酒替自個兒加油唄。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