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十號衛星古事記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是三年多前在明日報新聞台發表的電影感想,因為維吉尼亞理工大學槍擊案觸發的念頭,讓我很想把這部片再一次介紹給大家。否則就不會厚著臉皮把現在看來文筆或編排真是做作的可以的拙作搬出來獻醜了。(羞)
內容是針對麥可摩爾Michael Moore的紀錄片「科倫拜校園事件」(Bowling for Columbine)而寫的。這部片尖銳的議題與拍攝手法當年引起很大的轟動,比如導演的自我意識過於涉入,刻意引導被訪者的談話與情緒,已經超出紀錄片該有的定位;以及導演在獲得當年奧斯卡最佳紀錄片時上台領獎後的激動發言──布希,你真可恥!
但是即使導演為這部片有這麼多不當的操作,我還是要說,這的確是部值得看的電影!不管是美國擁搶文化背後的價值觀,政客的操弄,媒體的誤導與嫁禍,還有回到最重要的柯倫拜事件,麥可摩爾都用功地蒐集了大量資料,然後用生猛又煽情的旁白與鏡頭告訴你:給我專心看!老子就是這麼想的!


看完「科倫拜校園事件」的兩個禮拜後,
我才有時間寫出一點小小的感想。

在那之前,
正好重看了我十分喜歡的漫畫家的作品──浦澤直樹的「怪物」。
意外發現,
兩部運用不同媒材,不同主題,不同風格的作品,
在闡述作者的價值觀與理念時,
竟有頗多不謀而合的驚喜。
恐懼,憎恨與猜疑的幽黯心靈,
是使人類歷史不斷重復悲劇的因數。

浦澤直樹在「怪物」中,
塑造了一名擅長玩弄恐懼,洞悉人心黑暗面的奇異少年──約翰。
爲了填補他扭曲的心靈黑洞,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過兩天太后…不,技安妹回來了。我想一定是天竺鼠打的小報告,技安妹回來第一件事不是炫耀她的大陸尋奇,反倒是為了前兩天的爭執,說想搞清楚真相特地開了一個會。
技安妹一個個點名,要我們把當時的事情經過描述一遍。誰能描述呢?吵到最後,一個哭哭啼啼,一個耍賴皮﹔到底為何而吵,早就模糊焦點。每個人都跟我一樣,搞不清楚事件的引爆點到底是什麼﹔所以大家都盡量用客觀的字眼描述當天的衝突,不想得罪任何人。但是我更清楚,是KK對天竺鼠的忍耐到極限才會如此。
天竺鼠不斷為自己辯護,強調她只是希望KK能改善她的做事態度﹔還不忘發點小牢騷跟技安妹撒嬌,說技安妹三天兩頭跑大陸,她一個人實在鎮壓不住我們啊。如果每個人都像KK這麼孤高,以後大家還做什麼事哩?
真是聽她在放屁!我們又不是暴民有那麼難管嗎?
KK低著頭一言不發,像是在發呆。
技安妹以為自己是包青天,擺出一臉大公無私對KK說教:
「KK啊!你跟我這麼多年就像我的妹妹,你的個性我早就一清二楚啦!」
「我怎會不知道你的辦事能力呢?但你那臭脾氣也改一改吧!」
「私生活也過的亂七八糟,對你的病症有害無益啊……」
技安妹開始連KK的私生活都開始數落起來,氣氛真是陰沉到極點。我很想拿塊撒隆巴斯封住技安妹的大嘴巴,但是最有資格做這件事的應該是KK,而不是我。
KK突然站起,我以為她準備拿撒隆巴斯封技安妹的嘴。
KK發出了微弱不清晰的話語:
「隨便你怎麼說吧……」
話畢,離開會席回到自己的辦公桌,繼續對著電腦螢幕發呆。
一場沒有目的只為鬥爭分化的無聊會議,嘎然而止。大家摸摸鼻子回自己的座位,只見天竺鼠仍纏著技安妹解釋她那天的「委屈」。
我終究沒有說出事件的根源在於天竺鼠對KK的偏見,覺得自己很峱種。
我回到座位才發現KK不見了。不知何時她拿著手機跑到陽台講電話。隔著落地窗看到剛剛還一臉木頭人的KK居然有說有笑的,感覺很詭異。也許KK受到的打擊並沒有那麼重吧!
KK打了好久的電話才回來,問我第一句話是:「技安妹不在公司吧?」
我以為她想找技安妹溝通剛才的事,但現在不是好時機。因為天竺鼠一直纏著技安妹後,兩人就消失在公司了。大概跑到樓下的咖啡廳繼續八卦去了吧?
「我不是要跟她說什麼…」KK收拾桌上的東西,包括抽屜裡的,一股腦地裝入背包﹔背包不夠放就隨手拿個塑膠袋繼續裝。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雖然事後技安妹跟我解釋她與熬又香之間只是「純純的愛」,當晚他們什麼都沒發生。但不管是「純純的愛」抑或是「蠢蠢的愛」,技安妹一臉花痴訴說情史的嘴臉,已經對我造成莫大的精神傷害。
技安妹是如何跟白頭翁配成一對的,技安妹卻從未明說。但在我們眼中,他們倆外形挺登對的﹔都是高頭大馬充滿壓迫感的魁武身材,說起話來氣若宏鐘。可惜技安妹跟他吵架都是對著電話罵,要是兩人現場實況轉播夫妻失和的畫面,肯定比摔角大賽還精采。
白頭翁平均一個禮拜會來公司晃個一兩次,每次來都一臉賊賊地看著我和KK,然後口頭吃點豆腐。後來只要他一來,我或KK都會藉故去上很久的洗手間,我有時會在陽台抽很久的煙,只希望那死老頭快帶著他老相好出去約會。
KK說現在的白頭翁算收斂了,以前的他可是會真的對女員工動手動腳的。KK不愧是兩朝元老,一出口便是驚人八卦。
原來是白頭翁曾對應酬酒醉的女員工伸出鹹豬手,當場被技安妹抓包,從此就收斂多了。但一雙賊眼依然掩飾不了白頭翁色瞇瞇的本性。
辦公室越來越冷清,因為員工是平均一個月離職一個。即使打混度日如技安妹,也開始覺得不對勁,開始在104刊登徵人啟示,希望能讓公司增加點人氣。
我也希望公司裡面熱鬧點,免得我老是只跟KK大眼瞪小眼的,還被技安妹誤會我們倆很無聊。但是我們的薪水也越來越晚發,在薪水遲發這事還沒解決之前,技安妹要如何應付即將到來的新員工?
膨風的技安妹果然死性不改,一口氣徵了特助,業務,會計,美編四個新人進來。她需要特助嗎?難道是需要特助幫忙打掃被她摔爛的家具嗎?她需要業務嗎?我承認我們需要業務,但光明正大吃好料的事她願意讓業務分一杯羹嗎?會計跟美編更是好笑,公司早有個會計美眉了,這種小公司哪有這麼帳多要做?(我之前一直都沒寫到會計美眉是因為她都在暴風圈之外啊!真是個幸運的孩子。)美編?以公司的工作量而言,要人家來是要她喝西北風嗎?就像我剛來得那一個月,不知所措無所事事。
我跟技安妹說我們比較需要一個專業企劃,技安妹卻說企劃未來會由她和特助來負責。我聽後只希望那位特助是個腦袋清楚的人,別跟技安妹一起扯濫污。
新來的特助和業務資歷不錯,都曾待在大公司做過﹔而且也許是見過世面的上班族吧,他們倆一來倒是客套十足,我說不上來到底喜不喜歡他們,只覺得還算好相處。會計和美編則是初出茅廬的新鮮人,經常一副沒進入狀況的模樣,好像我剛上班的樣子。
特助「天竺鼠小姐」到底特了什麼助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技安妹跟她很投緣,從此技安妹不再找我或KK閒扯淡,我很高興我終於逃出生天了。
但是那又如何哩?薪水遲發的現象越來越嚴重,月初該發的薪水幾次都拖到中下旬才發。我開始在網站上找插畫的CASE,為我即將要來的離職生活作準備。
入不敷出的帳面一點都沒有打倒技安妹。充滿雄心壯志的她目標前進大陸,頻頻帶著老相好往大陸出差。每次她一去大陸,管理員工的重責大任便落在天竺鼠身上。難道是權力使人腐化?還是天竺鼠本性如此?隨著技安妹出差的次數漸多,天竺鼠的氣焰也一天天高漲﹔尤其對KK常語帶挑釁。不知道她為何針對KK。
「也許她對我跟技安妹交情比較久這件事吃醋吧?」KK無奈地說。
我不相信居然有人希罕比誰與技安妹的交情好這種事。我甚至巴不得我從未參加那場飯局!永不要認識技安妹這個瘋女人!難道是技安妹給天竺鼠吃了什麼蜜糖嗎?
「辦公室就是有這種人啊!」KK仍是無奈,但語氣漸漸激動。
「所以我才不喜歡去大公司上班,我寧可待在這種小公司,獨善其身。但是這種人好像到哪都躲不掉~~」
KK並不是裝模作樣自命清高。跟她相處這幾個月,我知道以她的能力夠資格待在更好的公司,尤其她說了一口流利的英文,連去外商公司都沒問題。
天竺鼠與KK的鬥爭日趨白熱化。本來就低調的KK變得更孤僻,連跟我都不太說話﹔寧可拿手機跟她姊妹淘聊天。工作進度也大受影響,讓本來就看她不順眼的天竺鼠更有理由攻擊她。
而我這一方,平日只有我會在陽台抽煙,現在身旁還多了個天竺鼠。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記者會進行一半時,我就發現技安妹不見蹤影。
當時覺得奇怪,以技安妹膨風的個性,可以結交媒體記者的場面,她怎麼會放過。
總之在公司看到她時,她正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手拿電話筒咆哮。
「你為什麼不來?你明明說要來的!!你說謊!你這個騙子!」
我被嚇到,一旁的同事也坐立難安面色尷尬,只有KK像沒事的人,坐在原處。我躡手躡腳坐回我的位置後,技安妹更精采的動作來了。只見她大手一甩,把桌上的東西全摔到地上﹔我記得她桌上擺了一些頗有價值的小擺飾,想來已性命不保。
「我們分手好啦!反正你根本不重視我!你去死啦!!」
我知道她在跟誰吵了。之後我聽到電話重摔到地上的聲音。
我斜眼看著趴在地上痛哭的技安妹,心理卻想著我好想回家啊!她跟白頭翁的恩怨情仇干我屁事啊!兩名男同事自告奮勇上場去安慰技安妹時,我趁機拍拍屁股逃離辦公室,反正早就過了下班時間。可是剛剛宛如花系列的場景留給我很大的衝擊,我不知道一個身為老闆的人是哪來的勇氣可以在員工面前演肥皂劇?
過幾天後我知道技安妹發飆的原由﹔原來是白頭翁當天答應技安妹要跟她一起出席記者會,但不巧的是白頭翁在美國的正宮娘娘要回台灣,白頭翁當然是捨貴妃的約會去迎接正宮娘娘啦!技安妹大受打擊,便在公司裡演了一齣貴妃醉酒。
不過貴妃畢竟是貴妃吧!不出幾天又看到技安妹與白頭翁甜蜜地在公司一角你儂我儂的。
現在回想起來我怎麼可以在那樣的公司待九個月?一家公司沒有理念,沒有計劃﹔最重要的是沒有業務!因為技安妹堅持要自己去談業務。可是我們知道她只喜歡跟客戶去喝酒吃肉,深夜跟白頭翁恩恩愛愛﹔然後第二天再跟我們愛現她昨天吃了什麼好料,跟白頭翁又度過了多浪漫的一晚。業務呢?
我覺得KK更奇怪。我後來知道她已是技安妹的二朝元老了,在技安妹之前開的一家公司擔任美術設計,但技安妹挪用公款,被股東追著跑,只好倉皇逃離﹔KK也跟著離開。這麼奇葩的老闆一生遇個一次就當是倒楣,學個經驗。KK卻願意跟她第二次,我不懂KK在想什麼。
其實公司也不是完全沒業務,只是淨是些零碎到我一個在家裡蹲著畫,不需勞駕一家公司就可完成的東西。就這樣過了三四個月,公司陸續有人辭職,可能是大家也發覺沒搞頭吧。那一陣子公司變得冷清,可是先走先贏,我這時候若也說我要走,我想以技安妹「性情中人」的個性說什麼也不會放我走的。而且我說的小業務都是些插畫排版的工作,剛好是我和KK負責的工作,也沒啥理由走人。
一天我和KK想早一步把手上的東西完成,到了晚上十點多我們仍在公司奮戰﹔我們兩人有說有笑的,倒也不覺枯燥,而且我以前畫漫畫時比這還累多了。
就在這時,技安妹出現了。手上拎了零食,說:
「啊~~你們還在啊?只有兩個人會不會無聊啊?」
不會!不會!我在心裡吶喊著!沒有你技安妹我們更高興!你一來我們就不能說你的八卦了~~
不識相的技安妹拉了椅子一屁股坐在我和KK之間,說要陪我們倆工作,怕我們無聊。
無聊?我看是技安妹自己怕無聊吧。你怎麼不跟白頭翁約會啊?
在三人幾句毫無意義的對話後,技安妹突然問我: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一個交往過的蠢男人曾告訴我一個蠢道理。

「不論男女,一定要經過當兵(男人必經的),結婚,生子(女人必經的),職場文化的洗禮﹔才能培養出完整的人格。」我嗤之以鼻。
比起他那番蠢話﹔老蔣的「生活的目的,在增進人類全體之生活;生命的意義,
在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還比較能說服我。不過我也不是完全沒被他說服啦!至少「職場生活」這種氣氛,我也曾經幻想過。幻想自己穿著緊身兩片裙套裝,自信滿滿地走在辦公室長廊間﹔然後一手叉腰,另一手纖纖玉指指著豬頭上司,說著:「你啊~~」
啊?我搞錯了嗎?我錯把「庶務二課」裡江角大姐的英姿當作是現實上班族的模範。
別怪我天真。打從我離開學校後,就一直做著家裡蹲SOHO族;也就是家庭手工漫畫家。是種只要把稿子畫完交到出版社後,就可以換錢錢的工作。對於職場文化的印象不外是影集所描述的形象;至於與我合作的那家出版社,擁擠雜亂又八卦不斷的工作環境﹔抱歉,我以為那是特例哩!
就在我與蠢男人分手後一年,一場奇遇,讓我成了江角真…呃,不,讓我也踏入了可以培養完整人格的──辦、公、室!是的!我也成了上班女郎啦!
一次同業聚餐,我認識了「技安妹」。一位年近四十,身材肥壯,但滿臉笑盈盈地,留著清湯掛麵髮式的女士。她自稱從事書籍通路多年,目前正轉型經營創意企劃工作室,希望能藉著這次聚餐,與我們這群「創意工作者」結交。老實說,那次聚餐就是她一手安排的,要不想也知道我們這群窮哈哈的年輕人,怎出得起高級上海料理餐廳的錢。
菜很好吃,技安妹的事我是一離開餐廳就忘了這回事。過幾天後,技安妹打電話給我,一劈頭就說她十分欣賞我的作品,她的工作室就想網羅這樣的年輕人。說的白一點,就是希望我去她的工作室上班。其實她到底欣賞我哪一點,到現在我還搞不懂。倒是上班那件事有點打動我。
當時我的漫畫工作正處於青黃不接的狀況,落入有倦怠感,毫無靈感的窘境。如果能藉此轉換工作環境,對我也不啻為一種刺激。口頭答應後,就去參觀她所謂的「工作室」。工作室位於東區一棟住商混合的大廈,面積有點小,但是裝潢挺雅致的,裡面已經有幾名上班的員工。技安妹在介紹我未來的工作內容時,不時以她獨有的北方大妞式的笑聲搭配﹔讓人印象深刻。當時覺得自己超幸運的!如果一上班就能在這樣的環境,遇上這樣大方的老闆,那麼做一名自信逍遙的上班女郎的夢想一點也不遠啊~~~
我被騙了。是啊,我被騙了。
發現自己被騙了是上班快半個月的事了。喔,抱歉。我都忘了說我的職稱是「美術企劃」。可我這個美術企劃半個月來只能在自個的素描本上塗鴉,原因是技安妹說公司還未上軌道,希望我能自己先激發出一點想法。當時我也信了。但其他的員工在埋頭忙自己的事,只有我一個人塗鴉了快兩個禮拜也說不過去。我想找技安妹溝通一下,但自從上班後,技安妹就很少在公司裡。我真是越來越搞不懂了。
我知道自己是上班菜鳥,不懂就要問!我鼓起勇氣問了坐我身旁,跟我還算聊的來的「KK小姐」﹔把我這兩個禮拜以來一肚子疑問全拋給她。
「KK…這家工作室成立的目的到底是…?」
「也沒啥目的啦!就什麼都接嘛。」
「就是你現在手上這批排版的稿子囉?」
「這才不是哩。這是技安妹的情夫那裡丟來的稿子啦!技安妹哪有這本事!」
「啊!!??你說她的情夫是不是一個白頭髮,長的很魁武的歐吉桑?」
「嗯嗯~她說的書籍通路其實是她情夫的公司。我在這裡快五個月了,我們只真正接過一個CASE。」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十號衛星古事記」收錄了以前曾在明日報台發表的一些雜文
其中許多描寫的情境事物早已人事全非
當年興頭正熱
也想學人在報台上嘮嘮叨叨自個兒雞毛蒜皮等雜事
現下部落格開張
拿這些舊文充充場面倒是挺有用的XD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