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事後技安妹跟我解釋她與熬又香之間只是「純純的愛」,當晚他們什麼都沒發生。但不管是「純純的愛」抑或是「蠢蠢的愛」,技安妹一臉花痴訴說情史的嘴臉,已經對我造成莫大的精神傷害。
技安妹是如何跟白頭翁配成一對的,技安妹卻從未明說。但在我們眼中,他們倆外形挺登對的﹔都是高頭大馬充滿壓迫感的魁武身材,說起話來氣若宏鐘。可惜技安妹跟他吵架都是對著電話罵,要是兩人現場實況轉播夫妻失和的畫面,肯定比摔角大賽還精采。
白頭翁平均一個禮拜會來公司晃個一兩次,每次來都一臉賊賊地看著我和KK,然後口頭吃點豆腐。後來只要他一來,我或KK都會藉故去上很久的洗手間,我有時會在陽台抽很久的煙,只希望那死老頭快帶著他老相好出去約會。
KK說現在的白頭翁算收斂了,以前的他可是會真的對女員工動手動腳的。KK不愧是兩朝元老,一出口便是驚人八卦。
原來是白頭翁曾對應酬酒醉的女員工伸出鹹豬手,當場被技安妹抓包,從此就收斂多了。但一雙賊眼依然掩飾不了白頭翁色瞇瞇的本性。
辦公室越來越冷清,因為員工是平均一個月離職一個。即使打混度日如技安妹,也開始覺得不對勁,開始在104刊登徵人啟示,希望能讓公司增加點人氣。
我也希望公司裡面熱鬧點,免得我老是只跟KK大眼瞪小眼的,還被技安妹誤會我們倆很無聊。但是我們的薪水也越來越晚發,在薪水遲發這事還沒解決之前,技安妹要如何應付即將到來的新員工?
膨風的技安妹果然死性不改,一口氣徵了特助,業務,會計,美編四個新人進來。她需要特助嗎?難道是需要特助幫忙打掃被她摔爛的家具嗎?她需要業務嗎?我承認我們需要業務,但光明正大吃好料的事她願意讓業務分一杯羹嗎?會計跟美編更是好笑,公司早有個會計美眉了,這種小公司哪有這麼帳多要做?(我之前一直都沒寫到會計美眉是因為她都在暴風圈之外啊!真是個幸運的孩子。)美編?以公司的工作量而言,要人家來是要她喝西北風嗎?就像我剛來得那一個月,不知所措無所事事。
我跟技安妹說我們比較需要一個專業企劃,技安妹卻說企劃未來會由她和特助來負責。我聽後只希望那位特助是個腦袋清楚的人,別跟技安妹一起扯濫污。
新來的特助和業務資歷不錯,都曾待在大公司做過﹔而且也許是見過世面的上班族吧,他們倆一來倒是客套十足,我說不上來到底喜不喜歡他們,只覺得還算好相處。會計和美編則是初出茅廬的新鮮人,經常一副沒進入狀況的模樣,好像我剛上班的樣子。
特助「天竺鼠小姐」到底特了什麼助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技安妹跟她很投緣,從此技安妹不再找我或KK閒扯淡,我很高興我終於逃出生天了。
但是那又如何哩?薪水遲發的現象越來越嚴重,月初該發的薪水幾次都拖到中下旬才發。我開始在網站上找插畫的CASE,為我即將要來的離職生活作準備。
入不敷出的帳面一點都沒有打倒技安妹。充滿雄心壯志的她目標前進大陸,頻頻帶著老相好往大陸出差。每次她一去大陸,管理員工的重責大任便落在天竺鼠身上。難道是權力使人腐化?還是天竺鼠本性如此?隨著技安妹出差的次數漸多,天竺鼠的氣焰也一天天高漲﹔尤其對KK常語帶挑釁。不知道她為何針對KK。
「也許她對我跟技安妹交情比較久這件事吃醋吧?」KK無奈地說。
我不相信居然有人希罕比誰與技安妹的交情好這種事。我甚至巴不得我從未參加那場飯局!永不要認識技安妹這個瘋女人!難道是技安妹給天竺鼠吃了什麼蜜糖嗎?
「辦公室就是有這種人啊!」KK仍是無奈,但語氣漸漸激動。
「所以我才不喜歡去大公司上班,我寧可待在這種小公司,獨善其身。但是這種人好像到哪都躲不掉~~」
KK並不是裝模作樣自命清高。跟她相處這幾個月,我知道以她的能力夠資格待在更好的公司,尤其她說了一口流利的英文,連去外商公司都沒問題。
天竺鼠與KK的鬥爭日趨白熱化。本來就低調的KK變得更孤僻,連跟我都不太說話﹔寧可拿手機跟她姊妹淘聊天。工作進度也大受影響,讓本來就看她不順眼的天竺鼠更有理由攻擊她。
而我這一方,平日只有我會在陽台抽煙,現在身旁還多了個天竺鼠。
天竺鼠對我倒是親切的很,什麼都聊。還會跟我談談她最近的企劃,希望我助她一臂之力。我對結黨營私毫無興趣,跟我聊啥我都奉陪,不過她要是認為那樣是對我一種拉攏,只能說她想太多。
某日她神秘兮兮地問我:
「我聽技安妹說KK有很嚴重的憂鬱症啊?」
我一驚!直說我不知道。
「技安妹還說KK的感情談的亂七八糟所以才會害她得憂鬱症,我想她私生活一定很糟吧!」天竺鼠眼神飄啊飄著說:
「真是深藏不露啊!」
噁心!天竺鼠你是沒看過你主子飽暖思淫慾的樣子吧?那才叫誰與爭鋒哩!
就在技安妹要從大陸回來的前兩天,KK與天竺鼠兩人真是卯上了,爆發前所未有的衝突。
「那你到底要我怎樣!?」
身材嬌小的KK臉色漲紅望著天竺鼠,雙手激動的揮舞著。
「你要我怎樣?你要我怎樣嘛!?」
衝突是如何開始的我反而忘了,只記得沒料到KK反應如此劇烈的天竺鼠,說起話來變得結巴。
「你…你那什麼樣子啊…好像我在欺負你……」
哭到一臉分不清眼淚鼻水的KK,搖搖晃晃地走回座位。扶在桌上的雙手似乎在發抖。
看到KK這樣我很不忍。可是我不太會安慰人,只能幫忙拿更多的衛生紙來幫她擦臉。
我突然懷念起只有技安妹對我們發花痴的日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ona 的頭像
iona

iona silver 銀飾手作工坊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