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你會聽LUCKY STAR(らき☆すた)啊!」
前晚下班後的公司走廊上,平日難得說幾句話的隔桌男同事,神秘兮兮笑著對我這樣說。
是的,我內心其實也有宅的一面。但是我仍固執不想破壞嚴峻歐巴桑的形象,僅冷冷地回答:「我啥歌都聽。」
我還沒告訴他那天下午除了LUCKY STAR(らき☆すた),我還聽了Ride of the Valkyries和Beastie Boys。如果我願意,甚至從「OPEN小將之歌」聽到水木一郎或White Zombie都無所謂。
我內心的包容力本來就如瀨戶內海,啊…不,是太平洋,一樣廣泛。也許是我在公司的偽裝太徹底,面具戴得太嚴密,沒有人知道我也是會在家裡玩絨毛娃娃唱動畫歌曲的玫瑰色小女人。
我不是DETROIT METAL CITY,我的心,其實是消波塊哈密瓜茶。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