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上禮拜五是我留在大宇宙公司(誤)的最後一天,也許未必是最後一天,如果當初辭呈有通過的話。現在是擺蕩在不上不下曖昧不清的留職停薪狀態,這是我要的結果嗎?我也不清楚,就當作是天上掉下來的優惠長假好了。
本來在離開當天就該打這篇文章了,在那個時刻下心理想說的話一定更多,心情能夠更精確的描繪,但我還是止住腳步,打算先沉澱一下心情再說。
我是刻意如此,一向不喜歡在部落格寫下當下的心情,日常生活中大多是靠腰抱怨,不想把這麼直接尖銳的文字放在部落格裡。總是習慣先想想,這樣的文字有必要寫出來嗎?尤其決定離開那段時間,許多念頭跟想法在腦子裡跑啊跑的,把簡單的事情想複雜了是我的壞習慣,明明是個才待了近兩年半的公司,卻百感交集活像個待了十來年的老鳥將遠離棲地。
我是因病離開公司的,脊椎的病痛讓我很難長時間坐在電腦前專心工作。但是這個病痛雖然困擾工作,卻不會持續太久,在提辭呈時,漸漸就感覺到這病況已在控制中。與其說是肉體的病痛逼我離開,倒不如說是心裡有病還比較精確。
我很害怕人群,我討厭被人群包圍工作的感覺,那讓我緊張窒息,思考停滯。從學生時代就厭惡跟人群處在密閉空間一起學習一起呼吸,一起與同伴表現同儕的親密。厭倦嫌惡的反應我總是忠實表現出來,也因此常造成誤會。總之我的社會適應力脆弱有如熊貓,偏偏又沒有像熊貓一樣可愛的外表,只是一隻隨處可見的米克斯犬,卻妄想能生活在臥龍熊貓保護區。
還記得離開我最後一所就讀的學校時,內心歡樂有如剛出獄的囚犯,在腦海裡不斷地吶喊「再見再見」。我喜歡讀書,喜歡求知,但是討厭人群。就像現在一樣,我也喜歡工作,但還是討厭人群。我以為先前在小公司裡上班已經讓我幼稚的適應力進步了一些,以結果論來看,恐怕只進步了一釐米吧。
唸書時常藉著逃學以逃離心病的來源,我逃學也沒特別去哪兒,只是到處晃晃逛逛,就這樣從幼稚園逃到大專。
這次的長假是我逃學回憶的倒影嗎?是啊,我這樣告訴自己,就當做是場合法的逃學吧,最後還是要回去的。
「再見…再見…」天線寶寶的電波音正在我腦中不斷環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ona 的頭像
iona

iona silver 銀飾手作工坊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