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謎之生命體」……唉,他本來根本不叫這名字,不過連我這作者也都叫順口了,就將錯就錯吧。
總之,「謎之生命體」是為了這次的展覽特地製作的作品。(就是置頂文章裡所說的展覽)從發想至完成歷時約兩個月,幸好有先見之明這麼早就開始動工,到最末那兩個禮拜,幾乎是在沮喪與失敗交織的壓力下才把作品磨出來。
就像最早我對這作品的心情──「也許是個醜東西,也或許會是個很漂亮人人稱讚的作品。我這麼不確定是因為我做了一個有點超出我能力的鬼玩意。」──直到昨天交件時我還是以這麼忐忑的心情面對這玩意。
我想,應該要把當初的發想隨筆到接近完成的紀錄,做個清楚的回顧,也作為這2007年終給自己的一份禮物。




↑隨筆草圖。
展覽主題是針對「鑲鋯石」技術性技巧而定,除了鋯石該鑲在蛇還是蘋果上,該鑲幾顆該鑲多大,這類問題有稍躊躇一會兒。在設計風格時並沒有花太多時間,很快就決定作品外型。




↑這軟木塞質感的黏土叫「中子土」,用來作空心造型銀黏的填充物。例如之前那款「師父救我啊」就是利用這種技術完成的。
這回作品中的蛇不想做成實心,所以會利用到這東西。




↑捏好蛇的雛型後,先放在別處蔭乾,約晾一兩天左右確認中子土乾燥後才可以開始覆蓋銀黏土。




↑把銀黏桿平分割成一小片為單位,一片片覆在中子土雛型上,並隨時抹水讓接合處自然黏合並壓平,盡量別讓表面凹凸不平。(嗯,不過從照片也看得出來我這步驟有點小失敗啦。)




↑烘乾後磨平表面,並注意裂縫或不平處,可用銀黏土膏補平,然後再重複烘乾磨平,直到確認表面光滑為止。




↑加上尾巴後,可能是長度變長,再加上顧忌脆弱的尾端,之後的打磨工作變得麻煩且難以控制,果然沒多久就發生慘劇。照片可能看不出來這條可憐的蛇曾發生腰斬慘劇,缺口我補了又補,一直催眠自己燒成銀飾後就沒事了,可惜命運多舛天注定,這爛攤子最後還是得勞駕老師才得以解決。




↑本來還考慮到底要不要加花紋,畢竟加上紋路打磨就變得更棘手,直到某人「精●精●」的叫才確認這份決心。(老王你別左顧右望了!就是你!!!)
花紋是用針筒將黏土膏擠出來的。




↑這並不是剛燒成後的模樣,這是進入整形中心診所大幅翻修後才有的漂亮模樣。剛燒成後的樣子,該怎麼說,醜陋到連我這生母都忍不住大叫:「這哪來的科學怪蛇啊!!!!」
先前斷裂的傷口果然毫不留情地再度崩裂開,連當初肉眼看不見的細小裂痕也在燒成後一一浮現,果然銀黏做太大,也更難以控制製作過程中的變因。總之是麻煩老師將傷口一個個焊接起來修補表面,還花了不少時間。雖然在之後已盡量把修補的疤痕盡量銼平,拋光工作不管是機器拋還是手工拋也重複好幾回,還是有不少麻點凹痕。唉,只能說媽媽對不起你啊!




↑最麻煩的蛇算是處理完了,接下來另一個主角蘋果才開始動工。這是蘋果雛型與蛇的比例大小關係。(他不是啥神秘使徒啊!)




↑加了枝葉葉才覺得……媽呀!做太大了啦!而且又厚,戴在脖子上一定重死人了。可能是蘋果造型單純,再加上先前的風浪已安然渡過,蘋果的製作過程堪稱順利。(喔?)




↑在燒成前就先決定好鋯石的位置與大小,然後用鑽孔針鑽洞,再塞入鋯石。這是我第一次處理鋯石技巧,手續不太熟練,少作了一個程序都不知道還鑽洞鑽很高興。照片裡是燒成出來的樣子,乍看下安然無事,其實鋯石早已蹦出好幾顆,害我用大力金剛指加上AB膠才將它黏回去。
我少做了啥步驟哩?塞入鋯石前要先在洞孔裡加上黏土膏才能黏住鋯石,我雖然有加但才小氣兮兮加一點點,果然燒完後,鋯石一顆顆像破筴豌豆似地,撲通撲通蹦出來。哼哼哼,真是美妙啊。


照片紀錄就到這裡為止,謎之生命體的美妙進化終於告一段落。
你們一定會問:「成品呢?怎麼沒有全部完成的照片?」
先說聲抱歉,我…我在教室把蘋果和蛇用銀鍊組合交件後,因為太過歡欣鼓舞手舞足蹈得意忘形,完全忘了要照相啊啊啊啊啊~~~~~~~~~~~

讀者們請先息怒,先別急著丟果皮!如果想看成品,請在1月5日6日這兩天至新光三越信義店A8館7樓的展覽就可以看到成品囉!
最後預祝各位新年快樂,小女子這廂下台一鞠躬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ona 的頭像
iona

iona silver 銀飾手作工坊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