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上上回介紹的蕾絲戒指完成品,雖然製作過程中出了滿慘烈的狀況,但是,請允許我老王賣瓜一下。

想不到成品他媽的好啊!哈哈哈哈哈哈!

啊,不行,不能太驕傲。(擦口水)

會用無心插柳來形容,主要是因為這作品用到的技巧實在太基礎,但效果出奇的好。我先前做過不少費工的作品,不管是時間上還是材料上都是下足成本,成果出來卻和我心中預想有些落差,心裡總是有點疙瘩。不過自我從事美術工作以來,這種充滿諷刺的事也層出不窮了,老實說,習慣了。
至於所謂「慘烈的狀況」,是銀黏土製作常碰上的缺失。



這戒指的製作是分戒面跟戒圍兩個組合,再黏合為一。在銀黏土製作中,這種作法在燒成後很容易有裂痕甚至斷裂的情況。
照片中戒面與戒圍的接合處,在燒成後果然出現如地震過後般的地殼斷痕,稍稍在戒圍棒上調整戒圈時,馬上乾脆俐落一分為二。(這些情況都是在教室裡發生的,因為我沒有隨身帶相機的習慣,只能用文字形容過程,就先以我貧乏的文字來自行腦內補完吧,請多包含:P)
本來我想以油土接合應該就可以解決,可惜油土的效能對小裂痕或凹洞雖綽綽有餘,對付這種一刀兩段倆瞪眼的,似乎力道還不夠。



照片取材自「銀彩俱樂部」官網。
「油土」用在已燒成好的銀黏土製品的補土修飾,補好後須再做第二次燒成。

油土補好燒成後,隱隱約約仍見斷縫,但好歹算勉強接合起來,接下來還是得靠傳統金工的焊接來補救了。
說來丟臉,自七月拿到金工執照後,我就沒再碰過金工桌了,回到金工桌後我居然腦筋空白一片!
「我要怎麼開始啊?」
將切到一厘米的細小焊藥放在焊接處時,我的手還不自覺地發抖,真是太糗了。只能祈禱銲槍的火力調整能快點抓回感覺,可別把戒指燒熔啦!
結果,結果當然是HAPPY ENDING啦。一開始的確有些慌了手腳,但學習的動作看來是印在心底了,很順利地補救了奄奄一息的分屍戒指。
接下來就是拋光跟硫化,讓銀飾更漂亮更有質感。
哼哼,感覺還挺不賴的XD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