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不知道自己要寫什麼。

發現這個窘境,是在上個週末。
銀飾作品沒有明顯的進度。小說看了一個多月沒有看完。看了幾部電影,也沒有什麼蕩氣迴腸的感想。工作堪稱順利,不需大書特書。生活一如往常,連外食的小吃店都同樣那幾家。
我到底要寫什麼?
其實那幾天,我心情很差。可是諷刺的是,我甚至連為何心情不好都無法歸納出具體理由,只知道一些我無法控制的小事情,突然很有默契地在那幾天爆發出來,但事情太微小了,連讓我爆句粗口幹譙的力道都使不上來。
一直克制自己盡量不要寫些雞毛蒜皮的流水帳,所以在那當下,被莫名鬱悶包圍,卻又無正事可談的我,腦袋突然空了幾天,面對自己的部落格也只能發呆相望。
被無以名狀的鬱悶充斥心頭是最無奈的,連說都不知道該怎麼說。
昨夜,我們夫妻倆在大賣場選購生活用品時,起了一點齟齬,我居然在熱鬧的賣場中哭了出來。轟亂的賣場人聲,在我耳中只剩無意義的嗡嗡鳴叫,我倆提著大包小包走向停車場,一路上都沒說句話。
低氣壓是會互相傳染的。他最近心情也很差,工作壓力讓他近日總是眉頭深鎖,甚至勉強自己裝出皮笑肉不笑的僵硬表情。
酒量不好的他,回到家後特地倒了杯酒,與我長談。
好好坐著,對談,這麼平凡的動作,有時卻像魔法一樣,將心頭的大鎖一點點被解除。在旁人眼中,我們總是無話不談,但挖掘心底的話,並不是時時刻刻都能聊。不是無腦的抱怨宣洩,而是認真把自身煩惱有條理的整理出來,讓對方知道,你為何事憂煩,你為何事失落。
經過一夜,我好多了,所以我才能寫出來。這不是什麼值得寫出的事,但生活不就是這樣嗎,俯拾即是的好梗從來不是說有就有,總是百般聊賴居多。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