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處女做的耳環,是───我的銀黏土處女作是如圖中這對耳環。
真是個令人羞愧卻又忍不住想拿出來愛現的拙劣處女作啊



我在新店一家銀黏土教室上課,昨天才第一天上課。我注意銀黏土這玩意已經好一陣子了,最近才下定決心學,由於材料費不便宜,的確是考慮再三才決定的。
第一天上課老師教的是最基礎的「延展」和「打洞」。因為是自由排定上課時間,上課同時另有四個已經是進階班的學生,看別人熟練打磨已經半成型的漂亮銀器,我卻還在為用割板切開「勾勾迪」的黏土塊傷腦筋。
銀黏土的質感跟小時候流行過的紙黏土很類似,但是更濕黏一點,據說是十年前才在日本發明的新玩意,是由純銀粉末、水、接合劑調和而成的黏土物質。先將黏土捏塑成預定的造型,初步烘乾水分後,修去細部瑕疵。之後放進電爐內高溫燒烤,出來後再打磨拋光就完成了。大致流程就是這樣。
因為我還是笨手笨腳的初學者,上課前期老師幾乎是亦歨亦趨跟在身旁講解,那景況挺像小學生上勞作的樣子,可惜我不是挺受教的乖學生。一開始的「延展」,就像擀麵一樣把黏土擀平,老師一直提醒我不能擀太薄,否則很容易斷裂,我卻堅持說我喜歡薄一點的,老師也只能苦笑應對。
「嗯…第一堂課主要是熟悉作業,就先照你喜歡的方式好了。」(事後跟老公聊上課過程,老公一直罵我說你怎麼那麼喜歡跟別人唱反調啊!)
後來的打洞裝飾,老師本來也教了用吸管戳洞這種方便又好看的技巧,我還是堅持要用筆刀挖洞。(我很欠打對不對?反正待會就得到報應了XD)
本來以為自己對筆刀的運用應該是遊刃有餘了,結果當然不像割網點這麼順利,勉強挖出幾個坑坑巴巴可憐兮兮的小孔,黏土上殘留的刀痕還讓我之後的打磨吃盡苦頭。
第一次烘乾後,黏土裡的水分都蒸發差不多了,變成半硬化狀態,當初耍帥唱反調的我也在此時開始輪番現世報。
半硬的黏土變得很脆,只要稍稍使點力馬上應聲斷裂,根本無法好好打磨整形,偏偏我的作品上盡是醜陋的刀痕與切割不平的細小牽絲。雖然可以用補土黏補斷裂處,再烘乾一次又是一條英雄好漢。無奈我只要開始打磨,耳環馬上很配合的斷給你看,然後我又黏補,遂進入斷裂→黏補→烘乾→斷裂的無盡華爾茲中!慘劇就這樣重複四五次之多。
「老師!我錯了!」
大概是我內心的悲鳴老師聽到了,馬上給我一個良心的建議。
「直接丟到電爐烤了吧!」
那些醜陋的瑕疵都在最後的打磨修整下,變得「稍微」平滑光亮多了。只是硬化成型的銀器打磨費力又費時,所以能在烘乾半硬時整修最好。
這吃力不討好的作業花了約四小時,本來就薄的銀片變得更薄了,就某方面也是應了我原先的企圖。只是看到成品才了解為何不能做太薄,除了增加製作麻煩,又小又薄的耳環看起來很虛弱可憐。
我得到教訓了。
可是真的很好玩喔!
雖然為了修修補補花了不少冤枉時間,雖然成品帶回家被老公笑。
下次上課要教琺瑯跟銀黏土的合成製作。可惡!我一定要一雪前恥啊啊啊啊!

還有,下次我會乖乖聽老師話了。

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